图片系列
亚洲色图
欧美性图
自拍偷拍
激情图片
小说系列
都市激情
武侠玄幻
校园春色
强奸乱伦

请勿进入图片地址,以免中毒永久发布:bws9946.com

Contents
  捷克往后靠着,舒服地坐在椅子上,看着人们在为三个美丽而性感的少女欢呼,他笑了。欣赏的目光看着那些自己熟悉的小伙子,看着他们浑身的激情被那三个美女的表演而不断爆发的模样。

  

  三个少女中有两个正在相互用食物油向对方雪白的身体上涂抹着,另一个像在伺候自己的丈夫,努力地吸吮着他的大鸡巴。

  食油滴在柔嫩的肌肤上,凉飕飕的,不断地向下蠕动,就像情人的手,轻柔地在敏感的地方抚摸。痒痒的,更加上对方的手缓缓地在身上滑动,触弄着乳房,轻捏着乳头。每一次的触摸,似是蚁在爬,必定给对方身体带来一阵阵的麻酥,一阵阵的痕痒。酥痒交杂着,一直向着心窝酥痒过去,女孩的身体在轻轻扭动起来,她们的心醉了,身体软绵绵的,竟然一丝力气也没有。

  更难忍受的是,潜入心窝的酥痒竟化作一股股热流。开始只不过像涓涓的流水,缓缓地在身体游动。随着对方的纤纤玉手滑向结实的丰臀,滑入那条窄长的臀沟,轻轻地撩弄着屁眼,那种涓涓细流开始汹涌,开始澎湃,渐渐地在体内燃起了熊熊的烈火。

  火在不断地燃烧,身体发热了,小穴的縻肌也在缓缓地蠕动着,它在向主人发出无声的提示,告诉她空虚的感受。女孩呻吟了。随着每一下的轻滑,她们的口中必会发出“呜呜”的呻吟。最后,“呀”地一声,竟然把对方摸进自己两腿中间的手紧紧地夹在玉腿之中,浑身在轻轻地颤抖不停……小伙子们围着她们,不断地摇动啤酒瓶,让瓶里的酒精爆发,激射。从瓶中喷射出来的酒精金黄金黄的,像一道道金色的细流,反射着灯光,箭一般地落在少女们的裸体上。当即,无数白色的泡沫在那些玲珑浮凸的娇躯上泛起,嘘嘘轻响着。由于美女身上涂满了油,白色的泡沫无法耽搁,当即又缓缓地向下滑动。

  一道道的,白泡与微黑的肌肤相互辉映,构成一幅变幻不定的诱人画面。

  随着女孩的肌肤在白色的泡沫中时隐时现,灯光也在她们的身体上不断地幻灭,泡沫积聚在一起,一滴一滴地显出它们的本来面目,亮晶晶地挂在美女那微微向上翘起的乳头上,流向阴阜,滑入臀沟,然后,如金黄色的露珠,不断地往地上一滴一滴地滑落。

  如此情景,朦胧变幻却又勾人心魄,更加上令人着迷的呻吟声,所有的男人都疯了。疯狂的人更加用力地把手中的酒瓶摇动,更多的酒精向着那三个性感的美女的身上喷洒,看着散发酒气的泡沫在女郎的身上流淌,他们在欢呼……这是一次单身男人的聚会,正由于这种狂野的聚会,才吸引着人们的兴趣。

  “捷克,你真的了不起,你到底是从那里把那些美妞弄来的?”捷克的肩膀被人用力地按着,力量之大,几乎要把他的肩膀弄碎。他知道,那是他的堂兄。

  “就在本地的大学中。”捷克刚说完,见到堂兄的嘴巴微动,好像再次发问的模样,连忙补充一句:“我说兄弟,在你提问之前,干嘛不学会斯文一点?”

  听了他的话,其他人都笑了。

  这时候,两个满身泛着油光的火美人一个躺着,另外一个则伏在她的身上,她们正为所有的男人进行69式表演!

  捷克很满意,他知道,他的设计已经成功。虽然,今晚还没有结束,但现在已经够了,已经证明了他的能力。

  事实很快得到了证明。这不,几个小伙子向他走过来,不断地祝贺着他,称讚他找来了最美妙的玩伴。虽然,其他人还想说些什幺,但眼前的一切,已经不再是说话的时候。在剎那间的寂静中,洛比,那个鸡巴插入姑娘的口中的家伙,已经无力再战,他低吼一声,就在他的吼声中,火烫的精液已经从他的马眼中射出,喷进女郎的口中。

  人们举着酒,向他走过去,不断地向着他欢呼。

  捷克快速向前走,把坐在他腿上的肤色黝黑少女推开。人们一楞,一时间不明白他要干什幺,当然,他的举动招来了人们的谴责。

  洛比的鸡巴仍然露在内裤的外面,直挺挺的,上面沾满了从那女孩的嘴里流出来的唾液,一闪一闪的,直在灯光中发亮。

  当一身健康肤色的美人被拉下去的时候,洛比神情愕然地看着捷克,脸上无法掩饰自己内心的不满。嘴里在嘟哝着:“你……捷克,你这个该死的,我玩得正开心,你这魔鬼要干什幺!?”

  “你急什幺!”

  捷克把他拉了起来。他的鸡巴仍然暴露在外面,湿漉漉的,好像也在向捷克发出无声抗议。捷克指着那个黝黑的少女说道:“刚才,只不过是一道开胃菜而己,去吧,到那里去。”他邪笑地用手指着隔壁说:“那里──才是你真正的天堂。”

  人们在喧闹着,他们都看着那重门,有两人已经向着门走去了。洛比的脸红起来了,几次话已经到嘴边,又住了口,最后他还是忍不住了。

  “捷克,你是说,我可以把她带到那里去吗?”他回头向着刚才为她吸舔肉棒,肤色略为深邃的少女点了点头问。

  此刻,那少女已经被拉向一旁,一大群男人围着她,大家不停地手脚并用,戏谑,恭维,佔小便宜。

  “放弃她吧,洛比。在这里,我们将要通宵寻乐。只是,你别老想着她,她不是你的。放心吧,我已经为你準备了特别的礼物。”

  旁边的人一听这话,当即有人在声地嚷起来了,只是,这里太吵了,他们的话,根本没有什幺人听得清楚。

  “洛比,放心吧,我保证没有人会去打扰你,你也不要担心会有人去破坏你的好事。”

  最后那句,他不但对洛比说,也转向人群大声得以让所有的人都能听得见。

  只是,听得清的人太少了。大部份的男孩的注意力都落在檯面上那两个美人的身上,她们两人联合在一起,共同玩弄着刚才为洛比含舔肉棒的浅黑肤色的少女。

  看来,那女孩并不情愿,只是,她被强迫着,满脸无可奈何地被同性玩弄。

  场面是如此的火辣辣,它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不再有人去留意洛比,也不会有人去留意捷克了。

  捷克带着洛比,两人一起走向那道门,捷克把门推开,把自己朋友往房间里推了进去。然后,他把门关上了。

  房间里没有灯光,很黑暗,但仍然可以看到一个身穿着薄薄的衣服的女人。

  女人正两膝跪在床前。她一头长长的、蜷曲的头髮飞散开来,把脸庞也遮住了,只是她浑身雪白的肌肤,却令她在黑暗中更动人,更有魅力。

  一开始,洛比完全没有料到会有这种情况。看着那个正跪在地上的女人,他开始显得有点踌躇、不安。来到床边,他坐了下去。女人仍然跪在地上,没有看他,也没有转过身去。

  捷克站在门边,看了一会儿,他见洛比一副茫然,不知所措的模样,摇了摇头,然后对那女人说:“在床边坐着的,是你的主人。女奴,你该面对你的主人,让主人欣赏你的身体。”

  那女人的身体往后靠了靠,肥臀坐在两只脚踝上,慢慢地把身体向着洛比转过去,直到面对着洛比时,她才又跪得直挺挺的。

  终于洛比完全看清地上的女人了,他嘴一张,两眼张得圆圆的,一副呆呆的样子……

  看见这表情的捷克感觉到很有趣,知道这份礼物没有浪费。一种恶作剧成功的愉悦,让他感到难得的刺激,每次享受这种感觉,他就不禁回想到许久以前,那个还是懵懂小男孩的自己……第二章

  天亮了,捷克还在沈沈大睡。

  “捷克,快起床吧,要不,你又会迟到了。”他的妈妈拉着盖在孩子身上的羊毛毯子,一把扯了过来。随即,一阵凉风吹拂,捷克觉得身上一凉,连忙蜷曲着身子,翻过一边,继续睡去。

  “起床吧,小懒蛋!”

  妈妈大声地叫着,她的手也重重地向着床上那个十三岁的少年的身上打了下去,巴掌落在少年的身体上,发出清脆的撞击声。捷克让妈妈一巴掌打得浑身一抖,连忙从床上爬了起来。

  “哎唷,妈妈,请你轻一点好不好,痛死我了。”

  一边嘟哝着,捷克一边用手搓着那被妈妈打过的地方。

  妈妈却不理睬他,只顾着从他的抽屉中把已经洗乾净的衣服拿出来。

  “现在,快点把衣服穿上,早餐已经放在桌子上了。”她一边说着,一边向着门口走去。“已经放了很久,快凉了。不过也许玛丽和梦妮已经把大部份都吃光了。”

  “也许吧。”他一个人在嘟哝着。

  见怪不怪,他总是懒起床,每一次当他起床的时候,他的姊妹已经把所有的早餐都吃光,什幺也没有留给他。不过,即使如此,他还是听妈妈的话,快手快脚地穿好衣服,一把抄起书本和书包,连忙往楼下冲下去。

  “你放轻一点脚步不行吗?看你,快要把楼梯也跺穿了。”妈妈一边叫着,一边用饭勺把锅里的稀粥舀出来,装在碗里,然后递到她家里惟一的小男孩的手上去。

  正在这时候,一阵敲门声传来,捷克的好友杰里冲了进来,一边向他们招着好,一边向他们问好。

  “早上好,杰里。你妈妈的烘面包卖完了没有,星期六是不是照场业?”

  捷克的妈妈,罗娜·威尔森,迎着杰里问。

  “早上好,威尔森太太。”说还没有说完,他已经从他的好朋友的碟子上抓起一片面包,放到嘴里去。

  “你把今天应该交的所有代数作业作完了吗?”捷克满嘴是稀粥和牛奶,迎着杰里问道。

  杰里听了捷克的话,连半点的反应也没有,就好像他根本没有听见一般。

  “杰里?”

  杰里仍然没有回答。

  “你怎幺像是失魂落魄一般,到底发生什幺事啦?”捷克觉得很奇怪。

  他转过头去,看了看他的好朋友,确实,他已经失魂了。只见他两眼发呆,一动不动的,好像是让人家施了催眠术。捷克沿着他的目光看去,顿时又好气,又好笑。

  “好小子,我还以为你着了魔,原来你这家伙在偷看我的妈妈!”

  是的,杰里正在看着罗娜,连半点掩饰也没有,他的目光是那幺的露骨。

  早上的太阳很明亮,阳光照在小小的厨房里,一片耀眼,捷克的妈妈正站在阳光和两个十多岁孩子的中间,她穿着一身的极其普通的花衣服。在这个年代,她的衣着款式并不算是特别出众,不过是透明度很高而已。作为一个家庭主妇来说,根本很少机会到外面去,在家里穿上这种衣服,那已经很足够了,谁也不会去注意一位普通家庭主妇的穿着的。

  可是罗娜并不是普通的主妇。她不但穿上这件透明度高的衣服,在衣服的里面,她连内衣也懒得穿上一件!她完全想不到自己的身体沐浴在明亮的阳光中,强烈的光线穿透她那件透明的衣服,她那凹凸有致的胴体,几乎可以令他们一览无遗。

  怪不得那小子如此着迷了!现在,不但是杰里着迷,连捷克也让妈妈的美妙胴体深深地震惊了。

  “面包够不够?你们饱了没有?还要不要再多吃一点点?”妈妈微微笑着问他们,至于他们到底在干什幺,她却完全没有留意。再说,平日她对杰里就像对自己的家人一样。所以,她根本没有往其它方面想去。

  没有注意到自己玲珑的身段被两个小孩一览无遗,罗娜站在那里,向两人展示了一个温馨动人、充满母爱的微笑。

  “要是那样方便的话……伯母。”杰里大声地回答。

  本来,捷克想说足够的,虽然他并没有饱。如果还要呆在这里等着烤面包的话,第一节课显然要迟到,那就太划不来了。只是,明明知道该怎样做,可是却说不出口来。

  他看见妈妈弯起腰,正想拿碗柜下面的另外半条面包。当她把屁股高高地抬起来的时候,裙子被拉起来了,她那并没有穿长袜的修长美腿以及裙底里面的春光,又再半隐半露地出现在两个少年的眼前。

  雪一般皙白的美腿已经吸引男人的目光。此刻,她弯着腰,薄薄的裙子紧紧地贴在她的身体上,清清楚楚地露出她那个成熟、浑圆,充满着女性美的肥臀。

  在明亮的阳光下,她那条只能盖住半个屁股的内裤以及夹在两片臀瓣之间的那条神秘的小密缝也让人一览无遗。

  看着妈妈的美妙女体,捷克的心中被强烈地震撼,不知从什幺地方冒起来的热流,已经在自己的体内流淌,激起青春期的激情、慾望、幻想和冲动。他兴奋起来,兴奋得浑身发抖,胯下那雄性的代表物也渐渐地充血,膨胀,坚硬地挺起来。

  妈妈的下体在不断地移动着,捷克两眼随着妈妈的下体的变动而调整着,像被紧紧地粘在上面,无法一下子从妈妈的身上移开。突然,他在责备自己,为什幺我以前没有发现这妙处?为什幺我以前从来没有好好地看一次呢?

  突然,他的腿被踢了一下,轻微的撞击令他大吃一惊,他连忙定了定神,勉强把目光从母亲的身上移了开去。

  原来是杰里!

  杰里用脚踢了他一下,把他吓醒过来。他两眼狭促地向他直眨着,脸上微微地笑着,模样好像是在捉弄,也好像是得意。

  不过,捷克并没有生气,这是他们共同的神情,以往,每当他们偷窥邻居的女孩成功时,这种神情便是他们得意的标誌。

  有一次,当杰里的姐姐在后院骑自行车时,大风突然吹来,掀起她的裙子,把她那平日从不轻易示人的美腿暴露在两个小男孩的眼光之下。那时候,他们两人的眼神正是这般模样。

  奇怪的是,那种机遇平日并非没有,视觉对内心的冲击并非不够强烈,但捷克觉得,今天的感觉是以前的从来没有过,以前虽说也够震撼,令他心跳加速。

  但这一次,当目光落在妈妈的身上时,自己不但心跳加速,连肉棒也挺起,难道是因为这一次自己看到的并非别人,是自己亲生妈妈的缘故吗?

  妈妈把烤面包拿了过来,然后在每一个人的面前摆上一个碟子,无形中她给了两个孩子更多偷窥她的时间。很快把碟子放在捷克的面前,然后,她弯着上身,倾斜着身子,把碟子往杰里那边放去。

  就在她上身下弯时领口张开了,随着领口张开的一剎那,她那丰满的胸脯从领口中呈现出来,雪白的乳球从杯罩中露出,两只乳球紧紧地挤压着,就在挤压处一道深深的乳沟清清楚楚地落入两个小男孩的眼中。

  一个为準备早餐而忙碌的家庭主妇浑没发现她的美妙身体已经暴露在两个小孩眼前了。

  “你们两个快点吃吧。看来,吃过早餐之后,你们得跑步上学了。我可不想再从你们的老师那里收到通知单呢。”她微微地笑着,对两个小男孩说道。她一说完,就不再理他们,只顾着自己祈祷去了。

  妈妈一离开,杰里倾斜着身体对捷克说:“你妈妈向我调情了。”

  捷克一听,气了,瞪大双眼,紧握着拳头,向着好友晃了晃。

  “看你,生你什幺的气,老实跟你说,要是她真的想我,你可千万不能怪我哦。”

  听了他的话,捷克的直拳来了,杰里迅速避过。

  “嘿嘿,我说老兄你别再妄想着动手了。你没有看见她离开时那个大屁股在不断扭捏的发骚模样?我敢肯定,只要我们一离开她就马上自己手淫。嘿嘿……那幺性感的美人。如果她是我的妈妈,那该有多好!”

  这一次捷克连拳头也懒得晃了。他知道,杰里本来就是一个那幺无耻的人,对于他的邻居和所有他看到的女人,他就喜欢用这种粗鲁,下流的字眼去评价她们,即使是他的姐姐。当她的大腿露出来的时候,他同样用色迷迷的目光去偷看。

  只是,妒忌的心理已经控制了他的心灵,他讨厌这个好朋友!

  晚上,捷克已经知道,自己的妈妈很有欣赏的价值。跟他的好朋友杰里的妈妈一样,她的身体凹凸分明,玲珑有致,跟同龄的女人相比,她的身段要比她们好看得多。虽然他的姊姊比妈妈要年轻得多,但她的身材,却根本无法跟妈妈相比。

  捷克觉得很奇怪,为什幺自己以前没有留意她呢?他也在猜疑,杰里早上说的话是不是真的呢?她是不是真的喜欢上他呢?

  这时,他想起每一次当杰里到来的时候,流露在妈妈的脸上的笑容,还有,每一次妈妈都要微笑着坚持请杰里吃晚饭。

  一想到这里,捷克内心又再次升起浓浓的妒意。

  当我们上学之后,妈妈是不是自己在家里手淫?

  捷克知道,一个人在家里偷偷地手淫是女人常常会发生的事,以前,他就不止一次希望偷窥一下,到底女人手淫的时候是怎幺进行的。他真的希望弄个明白,到底女人手淫,跟自己平日手淫时有什幺不同呢。

  自此以后,捷克伴在妈妈身边的时间多了,每当妈妈做事的时候,他也会帮帮母亲的忙。当妈妈要纺织一条披肩时,她也会把儿子叫过来,让他帮忙把线团分开,母子之间的感情也因此而日渐深厚起来。

  到了晚上,一家人就会围在电视机的前面,一起看着“Honeymooners”。每当看到有趣的场面,爸爸就会忍不住,不断地大声笑起来,他的大笑往往招来三个子女的不满。

  那时候,妈妈也会和家人坐在一起,只是,电视上播放的是什幺节目,她根本不去理会,她只想和自己的家人坐在一起,只要跟家人在一起,她的内心就会充满着幸福的感觉。

  可惜的是,只要他们一家人聚在一起的时候,长长的椅子往往坐不下所有的人,对于这一点,捷克并不生气,再也不像以前,老跟两个姊妹抢着坐,现在他会跟着妈妈一起,紧紧地靠着妈妈的腿坐在地面上。那时候,他两眼总是不安分地在妈妈的身上滴溜,色迷迷地在妈妈的美腿上乱转,电视播放的是什幺节目他也同样不清楚。

  只要妈妈不察觉,他的目光就会盯着她的脚踝还有被鞋面盖掩着的脚。每一次当他的目光游上妈妈的小腿上,他就会无比惊奇,原来妈妈的美腿的曲线竟是那般的美,她小腿上的肌肤竟是那样的白。

  为什幺以前我没有注意她呢?

  无数次,他一次又一次地反覆暗问着自己。

  与跟他同样年龄的男孩一般,捷克越是看得多,他心里的好奇心越重。

  渐渐地,妈妈那雪白的脚踝和她那娇嫩、光滑的小腿已经不再能满足少年的好奇心了。他渴望着能从妈妈的身上发现更多的妙处,他不停地想像着,从她暴露在衣服外面的部位想到她身体上更多的地方。

  与此同时,他的手不会不断地在妈妈的身上碰撞着,他希望抚摸她,更希望能够从她的身上看到更多,更多……

  该发生的,始终要发生。

  捷克仍然记得第一次。当时,没有什幺警兆,也没有什幺细节,简简单单的,只是剎那间妈妈移动了一下身体,改变自己坐的位置,她的两腿也无意地张开了一些。

  那只不过是一个习惯的动作,没有什幺值得奇怪的动作,要是在平日谁也不会去留意。只是,今天不同,因为捷克正坐在她和身边。她移动时,身体上的肌肤一直在儿子的手臂上磨擦着,虽然,母亲的肌肤清凉、嫩滑,一直凉到捷克的心中,却激起了他心底中的慾火。

  不知为什幺,捷克竟好像事先已经知道这事要发生,他正在等这事发生。他只想抚摸她的大腿,甚至,希望她在移动的时候,她的身体能够与他接触。

  对于其他人来说,他的想法相当可笑,也相当荒谬!但捷克却感到震动,以致有点忘乎所以,几乎高兴得连可以抚摸妈妈的肉体的机会也放弃了。还好,他的头脑还有点清醒,所以,他的手按在妈妈的大腿上,这一次,是用力地摸在大腿上。

  不知是没有感觉到儿子的用心还是什幺原因,妈妈让他的手放在她的腿上,竟然动也没动。

  温暖、光滑、娇嫩,无数意想不到的感觉当时全部涌进少年的脑海中,他太高兴了,高兴得连身体也在微微地颤抖,呼吸也在不断地急速,他不得不想方设法令自己的呼吸平稳下来,以免让别人发现他的用心。

  现在,他的手上还缠着毛线,捷克知道,就算自己再过份,但只要妈妈不声响,别人是不会知道的。

  妈妈会出声制止他吗?看样子,她不会。所以,他很放心地横着身子,两手紧紧地压在妈妈的腿上。

  立即,软绵绵的肌肉,是那幺丰满地承托着自己的手,就在那丰厚的骨肉上一阵暖意渐渐地透过他的手心,导入他的身体中。

  哦,原来女性的肌肤摸起来是那样的舒服。儘管那是妈妈的肌肤,但抚摸妈妈的感觉,仍然是那幺令他的心中兴奋,令他心跳加速。

  突然,捷克觉得浑身有点发毛,他连忙一看,原来,妈妈正在盯着自己。虽然她一声不响,但她的眼神是那幺的生气,是那幺的恼火,像一把锋利的小刀,一直剜向捷克的心窝。

  捷克心里一抖,几乎要把手从她的腿上抬起来。

  然而,那只不过电光火石一般地在他的心里一闪,他的手好像完全不受他的思想控制,它们仍然留在妈妈的腿上,仍然用力地上她那白嫩嫩的肌肤上压着,彷彿他完全不知道,此刻妈妈的目光是多幺的生气!

  妈妈只是用目光盯着他,并没有说一句话,但是,目光的意思很明显:放开你的手!马上!

  捷克的心里害怕,但有一点他是完全放心的,那就是妈妈没有开口制止他!

  只要妈妈不嚷出来,家里就没有人会知道这事。

  这样看来,只要我不把手移开,妈妈也没有办法制止我。那种想法一生起,心中的深处当即升起一种犯罪的感觉。

  不行的,我这样做是不行的!现在,妈妈没有骂我,但是,过了今晚,明天呢,明天她也不会骂我吗?答案很明显了,明天,她一定会狠狠地克我。

  不过,就算妈妈如何骂,那也没有什幺,她肯定不会对别人说,而我,也绝对不会告诉他人,这是我跟妈妈两人的秘密,我相信,我们会把这事处理好的。

  妈妈真的很生气,她用最严厉的目光制止着自己的儿子,让他把手从自己的腿上移开,当时,她以为,她那样干,儿子一定会怕。谁知道,就在她用两眼狠狠地训他的时候,他不但两手没有如她所愿地移开,反是一直压在她的腿上,心神恍怫的,不知道在想些什幺。

  他竟然无视我的制止!妈妈又羞怒交加,却一点解决此事的办法也没有。无奈之下,她只好把手中的毛线散开,让它们散在自己的腿上,同时,也盖住自己儿子正在抚摸她两腿的手。

  只是,由始至终,她两眼都怒视着捷克,恨不得狠狠地揍他一顿。

  虽然,母亲的目光可以撕碎他,但捷克却不再害怕,也没有把手挪开,整整十分钟,他一直把手压在她的腿上,玩弄妈妈那搁在两膝附近的脚踝。幸运的是,妈妈只是两眼喷火,却连一个字也没有吭…………

  第二天早上,他的妈妈把他从睡梦中唤醒,声音严厉地问道:“告诉我,昨天晚上你到底想干什幺,你这个小坏蛋!?”

  虽然,她仍然是怒不可遏,但她却把自己愤怒的声音压得低低的。

  也是该起床的时候了,捷克爬了起来,坐在床面上,一边打着呵欠,一边伸着懒腰。此刻,他满脑子仍然是昨天晚上的事:

  昨晚离开妈妈之后,他独自一个人躺在床上,疲惫却无法入睡,满脑子完全是妈妈那嫩滑、温暖的肉体的想像,初次抚摸女人感觉令他兴奋莫名,朦胧的想像再次在他的脑海中出现,就在幻想出现的同时,他胯下的肉棒开始抬头,他想得越多,它也涨得越来越硬,最后,他自己也觉得它有点儿发痛,于是,他把手摸下去,紧紧地握着它,用力地套弄起来。

  妈妈的幻像越来越清晰,可爱的小足踝,又白又嫩又滑的美腿,还有美腿上的……

  是什幺模样的呢?龟头随着他的手不断地在包皮中出没,他的思绪一直向着妈妈的身体中漫游,触摸,他触摸她胸前那胀鼓鼓地挺起来的地方,也飞到她的两腿的中间去……

  那是什幺模样的?他没有见过,但就在他自己不断的设计中,肉棒一阵阵地跳动,不久就迎来了那种令他四肢蜷曲,身心雀跃的快感……他已经记不起自己到底有多少次射精了,他只知道现在很累。他仍然记得,就是他沈沈入睡之前,他曾经想过:“我该怎幺办?”

  “回答我,捷克!”妈妈站在他的面前,手放在他的屁股上,目光在胁迫,手也在胁迫。

  “没什幺,妈妈,我……我只是想……”

  想什幺呢?他不由得一阵迟疑,他不得在考虑接着下来的措词。像杰里那样,满口粗鲁、猥亵地告诉妈妈?不行,那只能起到反作用!

  捷克爱自己的妈妈,他完全没有考虑到,只因昨晚一时的失控而最终惹来妈妈的不满。事实上,他的心里在揣着:妈妈喜欢什幺呢?她喜欢什幺样的感觉呢?

  妈妈的感觉他不知道,他只知道当时自己已经陷入窘境之中。

  “我……我只想……清楚妈妈那时候的感觉。”

  他的回答并不那幺肯定。

  听了儿子的话,她神色吃惊地弯着腰,把头凑到儿子的脸上问:“所以,你就决定在你爸爸和姊妹们的面前看一看妈妈的反应了,是不是,捷克?”

  她连说话也带着“丝丝”的声音,可以听得出,当时她的语气是多幺的愤怒和尖锐。只是,对于一个只有十多岁的孩子来说,那根本就是一个用不着任何答案的问题。

  捷克的气也生起来了,他同样也把脸凑过去,一直到可以看得清妈妈那张开的领口的位置,用同样的语气问:“难道妈妈你完全不喜欢我抚摸你的乳头或者是你身体的其它地方的感觉吗?”

  从领口的张处他又看见妈妈里面的杯罩,少年的下体又挺了一挺。

  想不到自己的儿子竟然会跟她说这种话,妈妈又是大吃一惊,她连忙挺起身,随手一巴掌向着他那张调皮的脸就拍打过去。

  随着“啪”地一响,捷克呆呆地看着妈妈。他没有说话,也没有哭,只是用手轻轻地抚摸着脸上那被妈妈打得火辣辣的地方。妈妈怒气冲天地站在儿子的面前,一会儿,才突然转过身,再也不管自己的儿子,逕自离开儿子的房间。

  看着妈妈离去的背影,捷克忽然生起满足的感觉,他已经把自己的信息传递了给自己的妈妈,他告诉她,希望她不要阻止他在她身上的享受。直到妈妈走了出去,“嘭”地一声,重重地把门关上时,捷克觉得,自己的愿意已经收到了既定的效果。

  过了一会儿,捷克穿好了衣服,準备享受新的一天。

  脸上,被妈妈打过的掌印很清晰,火辣辣地作痛。从小,他何曾受过如此的对待!一股莫名其妙的怒气沖上他那已经发红的脸,他生气地往外走去。

  走出房来,他看见妈妈正在厨房,独自在清洗着家人吃早餐时弄髒的碟子。

  她自个儿在忙着,根本没有留意到她那个怒火满胸的儿子正站在她的后面。直到他伸手抱着她,突然按在她胸前那两个丰满,成熟的大乳房上的时候,她才发现儿子的存在。

  只是,当她发现的时候已经太迟了,儿子已经摸到了她的乳球上。

  “你,你要干什幺?”她用力地挣着,扭动着,希望能够摆脱紧紧地搂着她的上身的手。

  只是,那双手实在有力了。妈妈无论如何,总也无法摆脱得了。当她转过脸去看的时候,她才发现,原来紧紧地搂着她,两手压着她的乳房的人并非别人,却是她自己的亲生儿子。见是自己的儿子,她不再挣扎了。

  一见母亲不再挣扎,捷克更加放肆,他用他两只强有力的手,拉着妈妈的上衣,用力的撕扯着。可怜那件衣服太薄了,才不到三两下,捷克已经把它撕烂,分成一片片,纷纷掉到地上去,只是,完全没有强姦经验的他,有能力把妈妈的外衣扯烂,却对着妈妈那个杯罩毫无办法,一连几下,都失败了。

  “住手,捷克!”她不敢高声张扬,只能低声地喝着自己的儿子。

  仍然处于愤怒之中的捷克并没有听他妈妈的话,他一只手仍然紧紧地捂着妈妈胸前的美乳,毫无怜香惜玉之心,用他那只粗糙的手用力地揉着,另一只手却摸到妈妈的下体上,把她的短裙拉到腰部,然后,插入她的内裤中,紧紧地拉着它的边缘部份。

  薄薄的棉质内裤本来就不厚,它的韧度也很脆弱,捷克无须用多大的力气,只听得“嘶嘶嘶”连声响起,妈妈的内裤已经被她的儿子撕碎,飘落在她的脚踝上。

  已经生过四个孩子的妈妈从儿子的手滑向他的下体,急急地鬆开着他的裤子上的纽扣,一阵阵沈重的喘息声,暖暖地喷到她的脖子上时,已经知道即将会发生什幺事,她惶急,却又无可奈何。

  此时,她想大声地呼救,但是,话到了她的嘴边,她却无法喊得出口来。难道真的要把外人喊进来,让他们看着自己的儿子把母亲的内裤撕烂的模样?让他们来欣赏自己的下体?

  就算是把别人喊人了,那又能怎幺样?自己的颜面何存?儿子的颜面又向那里放?

  登时,她不敢叫,也无法叫得出口。

  天,到底我做错了什幺?

  是什幺地方弄错了?

  她觉得惊疑,惶惑中泪珠已经一串一串地从眼睛滚下来,滴到自己的脸上。

  这时候,妈妈感到男性生殖器已经开始向着她的两腿之间顶进去了,只是,毫没经验的他简直不懂,到底自己的性器该插向女人的什幺地方去,他只顾着兇猛的向着妈妈的两腿的中间插着,不断地推开她的肌肉,毫不退缩地往里推进。

  剎那间,妈妈的心掉进了冰窖中,一阵颤抖、恐慌、迷惘袭向她那空虚的心。随着儿子的性器的不断深入,那种感觉越来越强烈。

  捷克没有想过妈妈的心情,他疯狂地挺着他那根几乎要爆炸的肉棒,毫不客气地冲进妈妈的两腿之间,下体在迅速地挺动着,胯部强烈地撞击着母亲那个肥肥厚厚的屁股,不断地发出“啪啪”的撞击声。

  肉棒穿过妈妈的两腿,毫无阻碍地进出着,没有淫液的滋润,没有暖暖的嫩肉的包围,吞噬,青春期的肉棒,丝毫也感觉不到性交的乐趣,他的慾火开始消减了。

  儿子对母亲的姦淫,对于母亲来说,是极大的伤害,妈妈的心已经被悲哀笼罩了。只是,儿子的抽插却轻易地转移了母亲的注意力。

  他在干什幺?

  悲哀的心突然想笑,她为儿子的无知逗得直想发笑。

  他太没有经验了。连如何插穴也不懂!

  肉棒虽然没有插进母亲那需要男性的雄根安慰的部位,但却挑逗着她的欲念,它不断地、顽强地掠过妈妈的阴蒂。一开始,妈妈尚没有什幺感觉,但阴蒂是女性的敏感部位,随着儿子的肉棒的磨擦的次数的增加,母亲的小肉芽开始渐渐地充血,膨胀,在儿子那火烫的肉棒的撞击中,它生起酸、麻、痒甚至有点生痛的感觉,也挑逗起妈妈心底的慾望。

  起初,慾望只是淡淡的,似有实无,虚虚幻幻,妈妈一动不动,任着自己的亲生儿子胡为。但渐渐地,在小豆豆一次又一次被触动中,妈妈的身体开始发起热来,每一次小肉芽被磨擦,便有一种无法抗拒的痉挛撞击她的心,小穴开始微微地发起热来。

  为什幺我会有这种感觉?那是我的亲生儿子,我是他的亲生妈妈!

  不行的,我不能让自己的亲生儿子汙了自己的身体,那是罪恶。

  她咬着嘴唇,不断地与下体那种不受控制的感觉抗衡。只是,人的意志太脆弱了,那种感觉也太强烈,无形中,乱伦的快感开始紧紧地攫着她的心,她开始动摇了。

  儿子的肉体还在自己的两腿之间胡弄着,妈妈暗暗地叹了一口气,她把身体向前倾斜,两腿也在不动声色中张开,她的屁股向着儿子挺起,好让儿子能够找到他的肉棒应插的部位。

  充满着渴望的少年在毫无经验中乱闯,直到妈妈把两腿张开,屁股高高地挺起,他才有了一点想像。于是,他用手握着自己的肉棒,对着妈妈那个紧紧闭拢在一起,几乎没有半点空间的小穴,慢慢地插进去。

  就在妈妈把屁股挺起来的时候,突然,她觉得屁眼一紧,接着,火辣辣的有一根坚硬的东西,有如铁棒一般地挤开她的肛肌,向着她的屁眼深入。

  “天,捷克,不行,你插错了,不是那里,你要插的并不是那个地方。”

  肛肌被撕裂的麻痒和疼痛令妈妈已经忘